您的位置:首页>政务信息>政务活动>详细内容

城口 让生态明珠熠熠生辉

发布时间:2020-10-16 10:54
字号:[小][大]【打印正文】
分享到:

九重山国家森林公园摄/王荣

城口县庙坝镇中药材产业基地

城口中蜂基地摄/陈小东

巴山湖国家湿地公园摄/王荣

大巴山自然保护区黄安坝晚秋摄/张其辉

“城口县生态系统完备,森林覆盖率达62.9%,森林面积位居重庆市第一。植物资源种类丰富,野生动物种类繁多。独特的自然环境形成了多样的生态景观,河谷、森林、湿地、草地等遍布全县……”

这是2013年中国气象学会授予“城口·中国生态气候明珠”称号时的报告词。7年后,城口森林覆盖率达到70.2%,生态环境综合指数居全市10个重点生态功能区第一,并成功创建市级生态文明示范县,入围“2018绿色发展典范城市”名单。

生态明珠熠熠生辉的背后,是城口人对生态的倍加呵护。

“这么多?”接过一沓钱,张地翠眼前一亮,数了又数,足足7920元!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“是不是多给了?”

“全是你的!”得到工作人员肯定的回复,张地翠才把钱放进自己的口袋。

这一幕发生在国储林项目重庆城口首批集体林权流转金兑付会上。张地翠家住城口县修齐镇岚山村,过去,她家198亩林地因无人看管成了荒山,流转给国储林项目后,不但变成了青山,每年还有一大笔流转费。

让“沉睡”的森林坐地变钱,让荒芜的林地重披绿装,这只是城口县生态产业化、产业生态化的一个缩影。城口是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和国家南水北调重要水资源储备库,全县国土面积35.2%属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。

“生态环境是我们最大的资源,保护生态是我们最大的责任。”城口县委相关负责人说,城口县始终坚持全过程、全地域、全流域抓好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,厚植绿色发展本底。事实证明,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财富,又是经济财富。

人不负青山,青山定不负人。脱贫致富奔小康,大巴山的绿水青山正持续转化为金山银山,城口对生态的保护得到了大自然的回馈——

每棵树都是“摇钱树”

城口县是重庆国储林项目首个试验示范县,农户将承包的集体林地入股到村集统一经营管理,村集体再将林地经营权流转给企业收储经营,实施林相改造。

“村集体和农民因此增加4笔收益。”城口县林业局局长江成敏介绍,一是林地流转费,每亩每年村集体经济组织收入10元、村民收入40元;二是成材林木分红,企业对原有林木进行经营性采伐,按照采伐每立方米50元支付村集体进行收益分红;三是劳务收益,森林经营项目优先雇佣租地农民务工;四是产业收入,开展多种形式的合作,推动林下种植养殖业发展。

目前,张地翠所在的岚山村,7415.4亩集体林流转到了国储林项目,全村每年流转收益370770元,农户务工收入达30余万元。到今年底,城口50万亩林地经营权收储任务全部完成,全县每年增加流转费2500余万元,解决就业3000人次,新增劳务收入2000万元,新增林木采伐分红150万元。

一棵树的生态价值究竟是多少?有国外学者做过测算:一棵50年树龄的树产生氧气、吸收有毒气体、防止大气污染、涵养水源等,累计创造价值约196000美元。

“城口每一棵树都在逐渐变成‘摇钱树’。”城口县政府相关负责人表示,国储林项目实施林相改造,对灌木林、残次林通过新造、抚育的方式,改造森林景观,形成优质林;对密度过大的森林通过改培,培育大径级木材;培育核桃等经济林,打造核桃高产示范基地;培育林下经济,以中药材为主,打造10万亩大巴山优质中药材基地;引进林木加工企业,对改培梳林木材深加工;依托50万亩储备林项目区,打造巴山湖湿地公园、航空茶场森林康养基地、航空茶场花卉苗木基地、修齐森林康养基地、黄安坝高山草场度假区等森林康养旅游休闲地,形成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、林文旅融合发展示范区,助推农户增收、企业增值、生态增美、社会增效。

坚持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并重,城口持续开展增绿添绿行动。目前,全县已完成新一轮退耕还林35.3万亩、还草0.8万亩,实施营造林42.07万亩,恢复治理矿区面积1000余亩,治理水土流失面积773.27平方公里,全县森林覆盖率达到70.2%,生态资源总量不断壮大。

2018年,重庆市在全国首创横向生态补偿机制,提高森林覆盖率确有实际困难的区县,可以向森林覆盖率高出目标值的区县购买森林面积指标,计入本区县森林覆盖率。

去年11月,九龙坡区政府与市林业局、城口县政府签订横向生态补偿森林面积指标购买协议,九龙坡区将向城口县支付1.5万亩横向生态补偿资金共计3750万元。森林资源优势正转变为经济优势。

鱼儿又回到了高燕河

城口拥有亚洲最大的钡矿床和全国第五大锰矿床,目前已探明储量的有锰、钡、煤、铁、铅、锌、大理石和古生物化石等20多种,被誉为“西部矿都”。

锰矿被誉为“黑金”,过去是城口的经济命脉,占据当地财税收入80%。作为锰矿产业集群地,高燕乡矿业年产值达到7.1亿元。

“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,又带来了污染。”高燕乡党委书记高军介绍,10多年前,工矿企业一味追求经济效益,导致高燕河流域大气污染、水体污染、固体污染,废渣等固体废物排入河道,造成河道抬高、河底淤积、良田受损。“河水变黑了,连鱼儿都看不到了。”

高燕河污染,对行洪、用水及两岸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构成严重威胁。为此,城口重拳治理锰矿污染,针对高燕河干流及其主要支流流域,重点实施工业“三废”整治(即流域内大气污染、水污染、固体废物污染)、修建防洪堤、土地治理、河道绿化、挡渣围墙修建、工业渣场建设6项整治。城口县环保局对流域内企业生产进行严格监控,坚决杜绝环保设备不运行、污染水体不经处理直接排入河流、向河道乱倾乱倒固体废渣废物等行为。

“一泓清水是生命之源,也是生态之源。”城口县水利局局长曾纪林介绍,城口地表水属长江水系,北部为汉江流域的任河水系,南部为嘉陵江流域的前河水系。境内任河是汉江最大的支流,发源于城口,因在城口境内有9条支流,又称作九江,严格保护饮用水水源地任重道远,“强化‘上游意识’,扛起‘上游责任’,统筹推进水污染防治、水生态修复、水资源保护‘三水共治’,把好水污染‘源头关’‘入口关’‘处理关’。”

城口聚焦羊耳坝水库、三合水库、乡镇场镇集中供水水源地三大水源保护地,锁定任河流域、前河流域、县城、工矿区四大重点区域,全力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,打好水污染防治、蓝天保卫战、土壤污染防治三大标志性战役,建成城镇污水处理厂23个,县城空气质量优良天数常年保持在340天以上,PM2.5在全市处于“优等”水平。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三年行动,推进农村面源污染治理和“厕所革命”,实施125个行政村农村环境连片整治,建成市级生态乡镇13个、市级生态村127个。

与此同时,全面落实“河长制”,在全市率先创新推行“路长制”,科学精准开发农村保洁、护路、护河、护水、护线等公益性岗位10181人次,推进生态环境管护;坚决淘汰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落后产能,先后关闭煤矿和非煤矿山29宗,淘汰土法焙烧窑53口;坚决打击河道非法采砂取石,关停78家非法采石(砂)场。

城口县生态环境局局长巨伟称,通过对地表水水质进行现场采样和分析,高燕河水质环境良好,符合国家地表水Ⅲ类水质要求。

鱼儿又回到了高燕,而任河的水质标准也得到了保持。

坚守住“三大保护区”

大巴山是野生崖柏的原生地,也是世界范围内崖柏仅有的栖息地。城口县持续加大保护区濒危植物崖柏的拯救和繁育力度,在崖柏重点群落区域安置野外红外监测摄像机和全球定位系统,建立25个崖柏固定样地监测站和径流监测场,为崖柏的生长和繁育收集可靠科学依据。

截至目前,大巴山自然保护区实施原生地野外回归600亩,12万株崖柏幼苗从繁育基地移栽到原生地,崖柏种群数量逐步扩大。

“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蕴藏着丰富的生物资源,有国家一二级保护动植物230余种。”江成敏介绍,全县35.2%国土面积属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54.01%划入生态红线管控,自然保护区涉及12个乡镇56个行政村33500余名常住人口,“统筹生态保护与脱贫攻坚双赢,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道现实课题。”

为呵护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城口县深入宣传贯彻《大巴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办法》,全力推动大巴山保护区大排查大整治工作;同时逐步建立完善林业行政执法体系,组建林业综合执法队,建立执法联动机制和跨区域联合执法机制,加大保护区违法行为的查处和打击力度。

今年以来,全县查获行政案件29件,查处违法人员29人,保护区内珍稀濒危动植物已呈恢复性增长趋势,世界极度濒危植物崖柏得到有效的拯救保护。

“统筹处理好重点生态功能区保护与发展的关系。”城口县相关负责人介绍,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、九重山国家森林公园、巴山湖国家湿地公园是城口3张生态名片,全县强化增绿植绿、强化生态脆弱区修复治理,落实好天然林管护责任,持续增强水源涵养、水土保持生态功能,保持生物多样性,坚守住“三大保护区”。

2017年,城口巴山湖湿地公园通过国家湿地公园验收。试点建设以来,这里修建了休闲健身步道、滨河公园,实施裸地绿化9000余亩,低效林改造5000余亩,增殖放流鱼苗150余万尾,连片种植干果林4700亩,不断提升了巴山湖国家湿地公园的品质。

现在,城口对巴山湖国家湿地公园周边村开展环境综合整治,实施药用连翘栽植及管护项目,并实施测土配方施肥试点,修复湿地生态环境。巴山湖国家湿地公园成功上榜重庆最美国家级湿地公园,所在的巴山镇被评为“重庆市最美乡村旅游度假镇”。

九重山国家森林公园地处大巴山腹心地带的高山峡谷地区,分属汉江源头和嘉陵江一级支流渠江源头,既关系到水生态安全,又承担着生物物种多样性保护。

“我们的工作就两件事,一是不让人砍树,二是不让人烧林。”九重山森林管护站的护林员周兴中在这里护林近40年,他介绍,现在公园安装了5套可见光云平台森林防火视频监控、8套卡口视频监控点,每个可见光云平台可对林区3公里-5公里进行360度监控,森林防火监测预警系统与线下人员巡护相结合,公园管护更到位。

产业向绿色转型发展

城口锰钡资源富集,但低品位锰矿的提纯难、高品位锰矿高硫高磷污染严重。这些年,面对12个高污染高能耗项目,城口守住生态和安全“两条底线”,坚决说“不”!

问题总不能绕开走。城口与重庆大学等合作成立绿色锰钡新材料联合实验室,把“绿色生产”理念融入产品设计、工艺制作、包装策划等环节,引进13项锰钡深加工新技艺、完成4条锰钡产业生产线智能化技改,推进锰钡等传统工业生产过程智能化改造。

“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,用之不觉,失之难存。”城口坚持决不走“先污染后治理”的老路,也决不走“守着绿水青山苦熬”的穷路,更决不走“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一地经济增长”的邪路,要依托得天独厚的生态自然资源、生态气候资源、生物多样性资源、生态红色民俗旅游资源、生态产品资源,不断探索“生态产业化、产业生态化”发展新路径,让绿水青山发挥出巨大的生态效益、经济效益、社会效益。

2019年7月以来,西南大学中国乡村建设学院、乡村振兴战略研究院等机构和城口县签署协议,共同建设城口分院,着力推进全域生态资源资产价值化研究,探索县域生态资源多元化的“价值化实现形式”,以城乡融合为指导、农文旅融合为主线,以构建山地特色生态经济体系为抓手,以生态资源价值实现为着力点,打造大巴山区生态文明与乡村振兴先行示范区。

随即,城口对全县190个村和涉农社区清产核资,共清理集体资产13.7亿元,集体土地42.6万亩,确认村级集体经济组织成员21万余人,配置股份21万余股,推动资源价值化改革,盘活沉睡资源,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;同时探索生态带贫益贫机制,建立“贫困户+村级集体经济组织+市场主体”利益联结机制,“贫困户+产业扶贫基地”“贫困户+新型农业经营主体”“贫困户+村级集体经济组织”等利益联结类型,土地流转、入股、订单收购、农业产业化联合体等10种利益联结模式,培育发展生态旅游、畜牧、干果、中药材等扶贫主导产业。

生态抓共建、环境抓共保、污染抓共治,让生态环境好上加好、美上加美,把“生态雪球”越滚越大。据测算,城口每年生态服务价值高达65亿元。

网站地图| 版权声明| 公务信箱| 网站导航| 联系我们

重庆市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重庆市人民政府办公厅主办

网站标识码:5000000095    ICP备案:渝ICP备05003300号 国际联网备案:渝公网安备 50010302000814号